欢迎来到长沙互联网
Time:

您的位置: 首页 >> 人物

代表十界主宰正文正文第一千五百章再遇追踪

2020.09.17 来源: 浏览:0次

十界主宰 正文 正文_第一千五百章 再遇追踪

巨大的浴桶中,叶飞正处在半透明萨维尔的恶行令人发指的绿色液体中,忍受浑身内外新增的剧烈痛楚。而当他听到门口传来的尖叫之后,心里的痛苦更加沉重了。

这简直就是冤枉好人。明明是你叫我脱了衣服进来泡的,怎么突然说起我流氓了?不过接下来他就知道农夫子的意思了。

“我让你脱衣服,又没让你把亵裤都脱了!”她怪不好意思地扭过头去,玉脸绯红一片,俨然一个不谙世事的少女。

“好吧,我错了,是我没理解你的意思。”考虑到还需要她治伤,叶飞好言道歉,心里却一阵纳闷:“难道亵裤不是衣服?有谁泡澡还穿着裤子的?”

女子回头看了一眼,又扭过头去:“你这样我怎么给你治伤啊?这药你自己倒进嘴巴里。”说着她把药罐子连同捣药杵整个砸向叶飞。

叶飞举手接住,老实地照她说的,把新鲜的药液全部喝了下去。药液刚入喉,体内一阵气血翻腾,犹如翻江倒海般狂涌不息。紧接着身体表面缓慢地渗出一丝丝诡异的黑色液体,被浴桶中的绿液净化殆尽,看起来这是血木毒在消解。

一番剧烈的痛苦过后,叶飞的身体有所恢复,体内腐蚀之苦不再那么难以承受,龙元的恢复也明显有所提升,但依然缓慢。

“喂,你怎么还站在这里?”叶飞发现女子仍然站在门口,要走不走的样子。

“我,”女子咬了咬嘴唇,一副难为情的样子,“我得给你用功法疗伤。”

“哦,这个简单,我把衣服穿起来就行了。”

他说着就要站起来,却被女子一声喝住:“不行,你现在正在化毒,不能离开药液,不然血木毒毒性复发,那就真的没得救了。”

叶飞还未起身的动作,立刻收了下去,背后惊出一身冷汗。乖乖,幸亏我生性矜持,考虑到形象问题没起身太快,要不然这就挂了。

这时,女子快步走了过来,满脸红晕。她站在叶飞身后,两手対掌般运转功法,自手心幻化出一团紫气打入叶飞后背。玉手紧贴之下,紫气源源不断汇入周身经脉,穿行脏腑之间,带来一阵久违的轻松之感。

除了刚进入浴桶接触浴液,以及把药罐里的药液倒入嘴里时感受到巨大的痛楚之外,接下来的治疗过程中,痛楚的程度不断减轻,甚至渐渐变成一种舒缓的愉悦之感。在饱受折磨之后重拾轻松愉快,这感觉甭提有多爽了。

“你体内还能感受到腐蚀之苦吗?”两天之后,女子筋疲力尽地问道。

虽然以前化解血木毒的时候,要三天的时间,但以叶飞特殊的体质来看,血木毒应该都清除殆尽了。不过出于谨慎考虑,她还是跟叶飞确认了一下。毕竟血木毒毒性奇深,第一次化解不彻底,那等到毒性再次发作之后,就真的无可救药了。

“额,好像还有一点点,你的功法可别断了,继续。”叶飞沉浸在女子奇特功法的莫名舒适之中,好不享受,实在不舍得就此打断这种感觉。

女子犹豫了一下,还是继续给他治疗。

良久,她估摸着这次应该差不多了,再问了一遍。叶飞贪心太盛,依然佯称还能感受到痛苦,打算继续享受一番。不料女子直接把手伸进浴液中,亲自感知其中的毒性成分,发现早已一干二净,顿时勃然大怒。

啪!

玉手带着灵君巅峰的气息,一巴掌打在叶飞后脑勺上,引起一阵剧烈的震响,差点没把他打出脑震荡来。

“明明早就没毒了,竟然敢骗我?活的不耐烦了是不是?”

叶飞摇晃着脑袋,半天才清醒过来,心有余悸。刚才她掌要是使出灵圣三品的力量,这尼玛自己岂不是直接被一巴掌拍死了?

“好了,滚吧。”

疗伤完毕,女子立刻开始赶人。叶飞本来就是破了她农夫子“三莫入”规矩之人,只是因为能从囚龙阵里活下来,这才开一面为他疗伤。

叶飞穿好衣服,出来跟她道过谢,也不逗留,自行离开。虽然心里对着女子有一万个疑问,但是他现在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跟黄天星等人会合,并为灵风雅寻找另外两个药引。

从农夫园出来之后,叶飞从一片树林小路里原路返回。这片树林很大,很茂盛,枝叶繁茂到几乎密不透风的那种。除了枝叶以外,地面还密布了许多巨大的石块,看起来奇怪得很。

一路上叶飞抡着胳膊踢着腿,尽情享受重伤痊愈的轻松筋骨。差不多快走到树林外边的时候,他突然听到树林外面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,顿时大吃一惊,连忙遁入影字诀,躲在一刻巨石后面。

这声音是陈胜的。叶飞怎么也不会想到,竟然会在这里遇到陈胜。他不是在万剑州的重剑阁吗,没事跑农夫园来干嘛?

仔细听时,陈胜在和另两个人说这话。

“范兄,你这招管用吗?我听说那个农夫子性格古怪,要是她不肯给雷殿主疗伤,那咱们怎么接近叶飞?”

“呵呵,这个你放心。听说农夫子是个女子,不给男人治病,对同为女子的雷殿主,肯定不会拒绝。再说雷殿主故意弄出来的这点伤,对她而言不过举手之劳罢了。她要是实在不肯,我自有办法对付她”这是范光杰的声音。

“你们放心,今天就算扫平整个农夫园,我雷姬也要将叶飞碎尸万段,为侄子报仇。”

叶飞听到这里大吃一惊,心里苦逼不已。这尼玛,真是走哪里坏人就跟到哪里。

出于谨慎,他躲在巨石后面屏气凝神,甚至不敢抬头看一眼。以他现在的实力,影字诀能够躲过同为灵君巅峰的陈胜和范光杰,但是那个雷姬就不好说了。能够放下夷平农夫园这么大口气的话,如果不是风闪了舌头,就是实力高强。

陈胜一个重剑阁的公子,能够领着范光杰追杀到这里,想必是从欧阳淮那里得知自己中了血木掌,必然会前来农夫园疗伤。至于雷姬要为侄子找叶飞报仇的原因,叶飞能想到的,就只有温书剑的弟弟了。

好在惊险之下,这三人并未发现巨石后面的叶飞,而是径直走了过去。一直等到这三人走了很远之后,叶飞才从巨石后面出来。在标记下一枚千里符之后,他保持很远的距离悄悄跟了过去。

虽说农夫子看起来不像弱女子,但这三人有备而来,其中雷姬还装着疗伤,她难免不为其所骗。自己刚刚才被她救下一命,现在可不能就这么不管不顾地离开。

当叶飞潜回农夫园附近时,正好从枝叶中看见雷姬在和农夫子交谈。雷姬抚着胸口那一团若有似无的黑气,十足重伤寻医的模样。而陈胜和范光杰两人,则碍于农夫园的“三莫入”规矩,隔了很远站着,只离树林百丈之远。

“范兄,我看这女子只是个凡人啊,何必这么担惊受怕?直接进去捉拿叶飞不就得了?”陈胜发现农夫子并无境界气息之后,大为不解。

“这你就不懂了吧?”范光杰用仅剩的右手拍了拍陈胜的肩膀:“农夫子能够隐匿境界气息,真实实力据说在灵圣三品。而且相传农夫或改变对婴儿说话的声调来训练小儿分辨各种声音。当然园内设有神秘机关,很多想擅闯的人都惨死其中。”

“灵圣三品?那雷姬有没有把握趁机取叶飞的性命?”

“笑话。九州之内,论速度的话,恐怕只有宇霄州的奔雷一派最快了。雷姬好歹也是个灵圣三品,只要能够进入园子避开机关,绝对会在她反应过来之前,将叶飞一招毙命。”

这些话都听在叶飞耳朵里,而且他此时就站在他们身边。要不是担心被里面的雷姬发现,他早就直接爆发起来,将这两个卑鄙小人斩杀此地。不过现在大局为重,还得看看农夫园那边的情况。

篱笆边。

雷姬所受之伤,乃是黑木堂的黑绵掌。黑绵掌虽然也是黑木堂的毒掌,但是重在力道而非毒性,解起来分分钟的事情。农夫子看了看雷姬胸口的伤势,心下略感疑惑伤势方位看起来毫无闪避之姿,仿佛故意被打中一样。而且,以她灵圣三品的境界实力,怎么会被欧阳淮打伤?

“不救,你们速速离开。”她冷言说道。

雷姬一听,愣了一下:“不救?我一不是男子,二不是龙族人,三不是灵君境界,凭什么不救?”

“我说不救,就是不救。”

看农夫子面色坚定的样子,雷姬备感疑惑。他们精心策划出来的伤势,难道被她看出来了?看来为今之计,只有用第二种方法硬闯了。想到这里,雷姬回头对范光杰使了个眼色,然后继续跟农夫子交谈。

“呵呵,不救也罢。久闻农夫子性格古怪,今日一见,果然名副其实。对了,你这里可还有其他伤者?”

听见她询问其他伤者,农夫子心里越发生疑了,没好气地回了一句:“没有,滚吧。”



七台河白癜风专科医院是哪个
安络化纤丸治疗肝纤维化好用吗
商洛好的白癜风医院
Tags:
友情链接
长沙互联网